伍凡:美国智库预测中共政权将垮台

2015-03-26 12:56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5年03月25日讯】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438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美国智库预测中共政权将垮台”。

最近几个月,美国智库和美国的中国通专家们,接二连三的发表讲话和发表文章,表达中共政权处在瓦解垮台的边缘,这是一个很引人注目的现象。美国的一些著名的智库得出了一个结论,就是中国的内部形势已经超过了崩溃的临界点。

三位美国学者预测中共政权将垮台

在这里我想先介绍三位美国学者,第一个是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Michael Auslin),第二位是美国哈佛大学研究中国精英政治的权威学者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教授,第三位是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教授。

我要介绍他们最近对中共政权危机的讲话和文章,介绍他们的主要观点或者他们观察中共政权危机的切入点,然后我要分析中共政权崩溃瓦解的动力来自何方,以及对未来中国的政局有几个不同的结果的分析。

中国共产党已经踏入了迟暮之年

第一位学者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次私人的晚餐聚会上面,一位美国出生的中国问题专家说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无法给你中共垮台的确切时间,但是中国共产党已经踏入了迟暮之年”。奥斯林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他谈到了那位专家为什么要做出以上的预言的时候,他说,中国对言论自由的控制比以往更严格,很多高层官员成为反腐败运动的对象,同时也揭露了党内的问题,给人一个感觉是一个自信的、健康的政府、政党和社会是不会这样做的。

反腐拿捏不好的话,反而可能危害到需要极力挽救的共产党

第二位学者是美国哈佛大学研究中国精英政治的权威马若德教授。他的第一个观点是认为反腐是一个高风险的举动,拿捏不好的话,反而可能危害到需要极力挽救的共产党,反腐败已经在中共高层官员当中引起了巨大的担心和反抗。根据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本人的说法,中国的腐败是非常普遍,因此习近平的很多同僚、亲信也是腐败的,用腐败的官僚推动反腐败运动,这就成了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了,被抓的“老虎”是不服从的,没有被抓的老“老虎”会联合反抗的。

能够把每一个腐败的官员都抓起来吗?

马若德教授第二个观点认为能够把每一个腐败的官员都抓起来吗?你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他说,我给你一个数字,假定中共有9000万党员,保守的说其中有10%个党员是腐败的,这意味着有900万腐败的官员,加上他们的配偶那就是1800万人,如果他们有一个孩子加起来就是2700万人,再加上他们的兄弟姊妹或其配偶,总共就有4500万人,而且我们假定只有10%的中共党员是腐败的,能把涉案的人都抓起来吗?不可能,况且他们还会反抗的。

第三个观点是中国目前非常缺乏的就是“意识形态”,也就是把国家、政府、人民和社会凝聚在一起的东西,“中国梦”不是意识形态,它是一个概念,“四个全面”是政治宣传口号,中共除了反腐之外,在管理国家上是一纸空白,没有一套思想意识能够让人信服,人们看到他们的是独揽大权。

中共当局非常紧张,也许在深夜的时候会作恶梦

他的第四个观点使中共当局非常紧张,那恐惧紧张的原因是非常明显的,因为上个世纪的50年代,当时还有一个共产党世界存在,涵盖了全世界大片的领土,很多国家的大量人口都生活在共产主义世界,而今天,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呢?还有中国,还有古巴,但是古巴也可能失守了,已向美国开放了;还有老挝(老挝)、还有朝鲜,它没有能让人感到鼓舞的伙伴。

中国是一个最后的堡垒,这体现在哪里?每天爆发出500起针对官员的抗议示威维权运动,这是一个惊人的数目,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意见不同、诉求不同、要求不同的观点分歧,而不是某一个律师、某一个个人的观点不同的问题,这些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而抗议的基层民众,抗议土地、水和空气的污染,抗议雾霾等等。

共产党不再具有使人们自动服从命令的那种权威了。毛泽东通过文革使共产党权威扫地,共产党再没有文革前所拥有那种权威了,而世界其它地方的共产党几乎都垮台了,你有这么多的问题,并且发展速度如此之快。因为这意味着更多问题,我可以理解中共高层为什么要紧张,也许在深夜的时候会作恶梦。

第三位学者是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教授。3月6号,沈大伟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目是:“中国即将到来的崩溃”的长篇文章,他认为,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尾声已经进展得比许多人想像的更为深入。这位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教授以前曾经因正面肯定中共的发展而有名的,正因为如此,他的文章一发表之后,立刻引起了热烈的关注,各种不同的看法都引出来了。

尽管习近平的做法和戈尔巴乔夫的做法相反,但是很可能面临同样的结果

沈大伟教授过去是长期站在中共一边,帮中共讲好话而出名的,他有机会做为贵宾出席在北京召开的各种研讨会,能够近距离的观察中共官员,现在突然改变对中共的态度,令中共非常吃惊。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呢?沈大伟教授认为,习近平一心要避免成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因为戈尔巴乔夫是主导了苏共解体、瓦解的。不过,尽管习近平的做法和戈尔巴乔夫的做法相反,但是很可能面临同样的结果。专制严重的加大了中国的制度和社会的压力,并且达到了一个面临崩溃的边缘。

预测独裁政权的灭亡是有风险的。没有几个西方专家,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前,预测了前苏联的崩溃,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也完全没有料到。直到真的发生之前,说东欧共产政权垮台,也同样被称做是反共人士的一厢情愿。苏联解体之后,从2003年到2005年,乔治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先后发生了颜色革命,以及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起义,都是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爆发的。

中国的时代的变化,中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分析也要跟上

1989年天安门广场屠杀事件当中,中共政权差一点被推倒,从那之后,中国问题的观察家们就一直高度的观察中共政权的腐败和没落的迹象。从那时候起,有几位资深的汉学家,冒着自己的职业、声誉受到损害的风险,断言了中共统治的崩溃是不可避免的,包括我、沈大伟教授在内。其他人更加谨慎,但是中国的时代的变化,中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分析也要跟上。

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末日已经开始了,它的死亡很可能是长期的、混乱的而又暴力的

所以沈大伟教授认为,中国共产党统治的末日已经开始了,并且它在末路的旅途当中走得比很多人想像的还要远。当然,我们无法知道从现在开始到它结束前的路会是什么样子,它可能是非常不稳定,非常不安定。但是知道中共制度开始出现明显的解体之前,体制内的还是会随波逐流,因此,会继续装垫著稳定的门面来欺骗全世界,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不太可能安静的结束,它的死亡很可能是长期的、混乱的而又暴力的。中国有句谚语“外强中干”,中共这种强硬掩盖了中共和它的政治制度、它内在极其脆弱的本质。

下面是沈大伟教授从五个方面、迹象来阐述中共政权的脆弱性和共产党系统的弱点。

中国的富豪们为开始崩溃而大批逃亡做好了准备

第一,中国的富豪们已经一只脚踏出了国门,他们已经为一旦制度真正开始崩溃而大批逃亡做好了准备。2014年,上海的胡润研究院发现,他们调查了拥有高额资产的个人,也就是393名亿万富翁,这其中有64%的人已经移民或正在计画移民,有钱的中国人以创纪录的人数,把他们的孩子送出国留学。

我们可以从另外资料看到,超过16%的中国富人已经移民海外或在正在办理,44%的人准备离开,超过85%的人计画将子女送到海外求学,1/3的人在海外拥有资产。美国成为中国投资移民第一个首选地,加上澳州和加拿大,三个国家拥抱了80%的中国投资移民。

有研究估算,从2009年到2013年,中国资金流出每年平均为6000亿到7000亿美元。但是2014年中国资金流出的规模达到8000亿到9000亿美元。根据当前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中国2015年资金流出估计会达到一万亿美元,占GDP的比重达到10%。

有钱的中国人也在以创纪录的水平和价格在海外置产买房子,经常在避税天堂用皮包公司的名义让金融资产转移到海外。当一个国家的精英(其中很多是中共党员)以这样巨大的人数带着那么多的资金逃离,这说明他们对现政权跟国家的未来缺乏信心。

中共全力镇压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各个民族的异议力量和反抗力量

第二,中共全力镇压中国社会各个阶层、各个民族的异议力量和反抗力量。自从2012年以来,中共加剧了从2009年以来就笼罩在中国的政治压制,压制的目标包括媒体、社交媒体、电影、艺术和文学、宗教团体、互联网、知识分子、藏族和维吾尔族、异议人士、律师、非政府组织、大学生和教科书。

2013年,中央委员会通过各级党委下发了被称之为“九号文件”的严厉命令,命令所有的单位揪出任何看起来对西方普世价值支持的,包括宪政民主,包括公民社会、新闻自由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那批人,统统要把他抓出来。

中共党、政、军、特内部没有真正的支持者

第三,中共党、政、军、特内部没有真正的支持者,即使是政权的支持者,很多也是在走过场。沈大伟从他直接观察当中发现,中共学者是装作逢迎党和领导人的最新口头禅,但很显然,宣传已经失去了效力,皇帝没有穿衣裳。

腐败渗透了中共党、政、军、特系统,也腐化了中国社会

第四,腐败渗透了中共党、政、军、特系统,也腐化了中国社会,弥漫在党国或军队当中的腐败也同样到处弥漫在中国社会当中。中共的反腐运动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持久,更加严厉,但是没有任何运动可以消除腐败问题。腐败顽固的植根于一个党的专制、裙带关系、经济缺乏透明度、政府控制媒体、缺乏法制。

中国的经济陷入了一系列系统性的陷阱,找不到容易的出路

最后,中国的经济陷入了一系列系统性的陷阱,找不到容易的出路。在2013年11月,党的三中全会推出了经济改革的方案,但是到目前为止,只听雷声响,不见雨下来。

总之,宏伟目标已经胎死腹中。改革方案挑战强大的、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譬如国企和地方党政干部,他们分明的就要阻拦这些经济改革的实施。这五个日益明显的裂缝只能通过政治改革来解决。除非中国放松其严厉的政治控制,中国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创新型的社会和建立“知识经济”。

有专家认为,中共严厉的手法可能预示着它后面可能会更开放、更加改革,但沈大伟教授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位领导人和现政权是这样认为的,如果放松管制,就肯定带来制度的灭亡和他们自己的垮台。我们无法预测中国共产主义何时会崩溃,但是不难得出结论,我们正在目睹它的最后阶段。

为什么这些美国学者突然从今年初开始评估中共的政权将垮台呢?有什么含义呢?是否他们从有关方面获得了更多的有关中共内部真实的资料呢?譬如说,网上流传令完成身怀“政治核弹”已经泄露了,这还是个谜,我们有待以后观察。

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的

下面,我要分析在中国社会内有哪些结束中共专制的力量,有几股力量正在冲击著中共政权。第一股力量是中共党、政、军、特内部反对力量,常言道:“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的。”

有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令计划的胞弟令完成出走美国,网传他身怀着、随身带着被称之为“政治核弹”,也就是中共高层的丑闻以及大量的中共核心和敏感的机密资料,这些对中共这些高层来讲是有致命的威胁。

到目前为止,北京已经以各种名义派出了多达100多名情报、外交、游说人士到美国和美方交涉,清查各种线索,试图找到令完成的下落,但至今毫无所获。目前,中共当局已经把抓令完成回中国列为最优先的任务。

消息人士指出,现在令完成一天不落网,中共高层就一天睡不好觉,问题非常的严重。美国有一个华文的新闻社——博讯,3月10号,它引述了来自北京的消息说,中共高层已经对此做了应有的准备,不会因此放过“令氏反党”和贪污集团,指的是令计划、令完成3兄弟。

当局扬言令完成“假如真敢如此蛮干,只会加速其死亡”。究竟令完成掌握了哪些资料?中共当局目前毫无把握。但考虑到令计划的政坛经历横跨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三代,令完成又是令家党当中令计划的总联络人,并兼半个军师的角色,他有可能完全掌握令计划所知道的机密资料。令完成的出走是中共文革以来最严重的出走事件,王立军的逃官事件也不能与之相对比。

中共害怕军事政变

那么,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海外博讯网独家报导,事情发生在3月3号,中共两会的第二天,北京中央警卫局九局官员企图进行军事政变,颠覆习近平。结果这个政变遭到了习近平先下手为强,把它扑灭了。报导也承认,目前正在从不同的渠道来核实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两会的前夕,中共中央警卫局出现重大的人事变动更换。根据海外的博讯网报导,在习近平的安排之下,由中央军委委员张又侠上将亲自压阵,以38军为后盾,对中央警卫局进行了大清洗,原局长曹清调职,另有任用,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原副局长王少军接任局长,中央警卫局部分官兵换人。有消息称这次调换人员的行动,与中央警卫局不稳的传言有关,但这个传言还没得到证实。

中国社会有一大批正在兴起的,抓不完、打不倒的社会力量要结束中共专制政权

第二股力量,是中国社会当中维权抗暴力量、网络力量、公民运动、民运组织、三退运动、环保运动、知识分子、非政府组织、NGO组织,以及西藏、维吾尔族反抗力量等等。这是一大批正在兴起的,抓不完、打不倒的社会力量,是在全国各地各阶层民众当中,积蓄待发的力量。他们正在等待时机,发动颜色革命,或者茉莉花革命,群起围攻中共政权,结束中共专制政权。

2013年统计,中国社会群体抗暴事件一年高达20万起。根据中国社科院部门的统计,2014年,中国发生社会不安的群体事件比以往大幅度的增加。柴静制作的《穹顶之下》,有超过2亿人次的点击率,这超过任何一次单一事件的网络点击率,可以预料这个网络运动会持续发展,在适当时机下发酵,产生巨大的力量。

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垮台之后,未来中国的政治领导力量已经在中国的民间当中,这中间包括一部分退出中共的党政军人士,共同建设未来新中国。结束中共政权的方式,将会影响未来中国的走向。

其一,如果中共内部发生政变,现在的中共领导层被推翻,大规模内斗暂时收敛,但中共没有解散,中共政权仍然存在,那就有可能改变路线。

由于经济持续下滑,中共仍然面对统治合法性的危机,中国仍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困境,长此以往,多数中国民众生活痛苦,维权抗暴仍然会持续不断,贪官污吏仍然充斥整个中共政权的各个系统。这个模式不会长久,政治、经济和社会矛盾终将拖死中共,最终中共政权仍然是逃不出灭亡的命运。

第二,如果中共内部政变的力量和民间力量结合,中共专制统治放松,开放党禁、报禁和网禁,逐步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民主选举,产生出民选政府、制订新宪法、实行宪政。那么这个时候哪,中共完全放弃专制独裁统治,中国就走上了民主化大道。那个时候,共产党改变名称,和其它党派来竞选、组织政府,这也有可能走上台湾模式,政党轮流执政。这个模式以比较小的社会成本获得最大的社会稳定的效果,中国民众将会激发出政治的热情和经济创造才能,比较快地摆脱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困境。而民选政府就有了执政的合法性,比较容易解决政治和经济困境。

第三,社会矛盾日益积累,到临界点的时候,有偶发事变引发了颜色革命或者茉莉花革命,中共政权被推翻,中共组织被取缔、解散,要重组整个社会的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这是彻底清除共产党势力的方式。就好像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的波兰和捷克,这从长远的利益来讲,是比较好的模式。

好吧!这就是我今天对“美国智库预测中共政权将垮台”这个题目的评论。谢谢各位,再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