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 正悟 实修 病业迫害自然远离你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几年来,在修炼中,我看到了同修在方方面面的被迫害中承受着魔难,不光是被非法抓捕、关押和骚扰方面的迫害,还有病业迫害,也是在不断的发生着。尤其正法正需要我们发挥救人作用的时期,同修的被迫害,直接影响着救人。为此,我把自己看到的、接触到的同修的情况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不同地区的同修,凡是被病业迫害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有把病业假相当成了真相。下面我从几个方面谈谈自己一点浅显的修炼体会和悟道的理,和同修交流,不足和错误请同修指正。

一、守住一思一念

病业来时,一般和常人的病的反应状态和感觉几乎是一样的,而作为一个修炼人,如何看待身体出现的不正常情况和所作出的判断就至关重要。师父告诉我们:“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那么第一念是非常关键的,应把握好的地方。有身体的病业方面的反应,也有邪恶迫害的因素,作为一个修炼人能把握好瞬间发生的对身体的袭击和干扰,首先要守住一念“我没事,修炼人没有病。”如果你一犹豫或掺進一丝杂念就可能造成迫害的延续或拖长时间等。三年前的一天早晨,我刚要起床炼功,脚刚落地,头觉的眩晕,天和地整个都在旋转,我意识到这是不正常反应。我瞬间抓住床边板,定住不动。我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你不配。”也就是几秒钟时间就好了,大约半个月时间出现过几次这样的反应,我都过去了,现在这种现象再也没有发生过。

二、坚定的信师信法

修炼人在修炼中身体出现的方方面面的状态也是对修炼人的考验,从中也能体现出自己对法的信和信的成度,例如:我修炼前戴眼镜,一只眼睛近视,另一只眼睛是散光。大约在我修炼的第二年,一天我在等车时,站在路边的一个马葫芦的水泥盖上,当我低头时,眼镜一下就掉到马葫芦盖上,镜片全都碎了。我悟到是师父叫我不要戴眼镜了。不戴眼镜后看东西还是模糊不清,大约持续了两年多时间都是这样的状态。但是,我不怀疑师父让我摘眼镜,不怀疑我的眼睛不好。我念中就是眼睛好了。只是师父要看弟子怎么看待此问题,也是考验弟子是信还是不信。我一点没有再想配眼镜的想法,两年多后,我的眼睛就逐渐的都正常了。看小本《转法轮》的字,把手臂伸直的距离都看得非常清楚。手机卡上比较小的,很浅的四行数字(叫小号),我也能看得到。一次我和司机同修(戴眼镜)开车在国道上行驶,他问我说:叔,你看前面的车在哪条线上(大约1.5公里距离),我说我们在同一条线上。是什么车?我说:是一个大货车,后车厢上四周有亮条反光纸(安全标志吧)。他快速的开到接近前边的车后说:叔你的眼睛真好,那么远都看清楚了。

到现在,我的眼睛,远处和近处都是正常的视力了。而和我几乎一年摘掉眼镜的老年女同修,她说我摘掉眼镜一段时间一看不行又配了一副眼镜,十年多过去了,到现在这个老年同修还没摘掉眼镜。

信在先,见在后,如果你说我看清楚了我就不配镜子,一念之差就失去了眼睛恢复正常的机会了。时间是个神,考验着每一个修炼人,就看你怎样在时间的考验下正信正悟。修炼啊,有的时候看似无望,跌入了低谷,可能那就是升华的开始。只要在法中正信、正悟、实修,就能看到或达到所要达到的目标。

三、破除传统观念,把自己当成修炼人

我见到很多同修在魔难中,几乎都是离不开家,甚至在床上躺着,还有家人和同修陪伴着。有的同修不怎么炼功,吃饭都要别人帮助,表情流露出很无可奈何的样子。

师父说:“人有主元神、副元神,还有人的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善恶两性、还有外来因素都在起作用。人的行为表现那才是这个人的真实体现。”[2]当病业假相来时,我们怎么看待、怎么对待自己至关重要。

我在每次病业出现时,我振作起来,就是不怕它。你不让我炼功,我就多炼;你让我不能动,我就出门,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让我难受,我就不把你放在心上,随时发正念清除掉;你不让我睡觉我就偏要睡,发正念清除干扰。每次我都是主动快速突破。半天、几小时、几分钟就过去了。就连表情也不流露出痛苦和无奈,因为你的表现也是你的思想内心状态的外在的表现。尽量不拖延时间。更多的正念是:我身体的细胞已经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三界内任何物质对我不起作用;“我有师父管,你不配!”非常快就恢复正常了。修炼人没有病,师父也说过:“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1]

有一次一个同修身体被迫害,炼静功盘腿时最多四十分钟,很长一段时间突破不了一小时。我说你就突破四十分钟不行吗?她说不行,太难受了。师父说:“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3],你盘腿能比头掉了更难受吗?她说那倒不至于。在大法的威力下,这个同修就坚持盘腿,仅三天时间就突破到了一个小时。

十八年的风风雨雨中同修都是很不容易的走到现在。但是,我也看到了有的同修在修炼中经常用人心去对待修炼,甚至有的知道不对也坚持着,多年如此。比如有同修自己的孩子几年找不到对像,很着急,就找到阴阳先生给孩子算算,看我家孩子找不到对像犯什么;有的身体被迫害严重时,事先把装老衣服做好,有的还写好遗书;当迫害突发时,首先想到的不是师父,而是让家里人或打电话给120急救车。还有的修炼人说,我家有遗传什么什么病史;还有的说,我修炼前别人给我算过,某年是个坎等,此心不去,最后招致迫害。

还有看常人电视连续剧、小说,到广场和常人一起跳健身舞等;和家里人、和同修长期处在矛盾当中,怨恨家人和同修。不修自己,不去找自己的问题;修炼中自身行为和用钱用物不严肃;有的同修追求享受,不愿吃苦,不经常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生活中注重营养品、室内气温稍冷就用电褥子、热水袋,炼静功围棉被等……有同修好听一些传说,还有的幻听另外空间的一些信息而被干扰。

如果房子漏了一个大窟窿,你说风和雨不许進来。一时的有漏洞有执著都可能不会遭致迫害。如果你漏洞很多,你常年不修补,风和雨时时都会侵蚀到你。

师父肯定不想让自己的弟子被迫害。如果我们在修炼中长期不能修自己,路走的不正,那师父该怎么办?师父能说,他是我的弟子可以走后门?可以特殊?那是宇宙的理,无数的神都在看着我们,甚至我们的每一思,每一念都放不过的。所以从修炼上讲我们只有向内找,不断的修正自己,把自己的不足去掉,把我们修好,走正修炼的路,迫害自然就不存在了,这是主动的,是真正的否定迫害的根本。

另外还有同修虽然没有明显的修炼上的错误,但是好背包袱,总是后悔,甚至长期责备自己,给自己又加上了负面的阴影,结果造成了修炼懈怠,身体受到影响,也是招致迫害肉身的一方面。

还有的同修把魔难看的过大,这也是削弱人意志的一方面。

俗话还说:我今天没做好,我明天就做好。修炼人更不应该消沉:我今天没做好,我现在就做好,因为我应该达到法对我的标准。师父说:“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4]

修炼中没有小事,在有限的时间里,该如何做好,不是用嘴说的,就是用我们的身心去做好,真正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不同要求,正信、正悟、精進实修迫害就会远离你。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