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演艺厅保安工作中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演艺厅坐落在老县城的东南边,原是县政府的大礼堂。大约二零零二年的时候租给别人改装后,就成了演艺厅。演艺厅大门前面是个广场,后门抵着县委会大院的围墙,县委会与公安局相邻着。

从二零零七年冬天开始,我在演艺厅打过五年工。受老板的重用,刚到演艺厅就当上了保安队长,我就利用工作机会开始讲真相了。我先给手下的四位保安讲真相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然后分别给大堂经理、服务员、两位合伙老板、灯光师、音响师、节目主持人以及其他人员做了“三退”。

我给舞蹈队的人员讲真相做“三退”时却卡壳了。我是一个大龄的未婚男人,舞蹈队是从外省请来跳舞和配戏的,成员大都是十七、八岁的女孩。我对她们单独讲过几次都失败了,对她们大伙讲真相效果又不好。于是我改变了方法,我先给她们发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碟、和全球华人舞蹈大赛光碟,然后再劝“三退”,效果还不错。

每天晚上六点上班,七点半开始演出,中场十五分钟是猜大小有奖游戏时间。这样我就可以在演出前和中场讲真相或发真相资料。

我在县城生活了十几年,认识一些人。有时候我在演艺厅可碰到同学、同事、或熟人就先给他们讲真相。认识的人讲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面向不认识的观众。

一、一位乡镇书记“三退”

D书记经常从乡镇赶在开演前去我们那儿看演出。有时是坐一辆小车,带一、两个人;有时是去两辆小车,带七、八个人。

一开始,我不认识D书记。有一次中场在做猜大小有奖游戏时,有个人对着他喊“D书记”“D书记”,从此我就记下D书记了。我给D书记讲过几次真相,但D书记不接受。

有一天,D书记没去看演出但他的同伴大都去了,我就对他的同伴们讲真相并发了真相资料,他们多数人同意“三退”。过了几天我见D又去看演出就劝他“三退”,但他仍然不接受。

不知为什么一两个月没看见D书记了。有一天晚上七点钟左右,D书记一跛一跛地進去看演出,一只脚还缠着纱布。我问D书记怎么回事,他连连说自己招了报应,这一次我劝他“三退”,他爽快的答应了。

二、七个光碟

一天晚上,派出所所长带着本单位同事及同事家属、一行七人去看演出,当然他们穿着便服。

中场做游戏节目时,所长找我买了两百块钱的赌单。他猜的是“大”,并对我说:如果出“大”,允许你给我们发七个法轮功光碟。按游戏规定,如果出“大”,演艺厅将赔所长两百块钱。那么所长连本带利就是四百元;如果游戏出“小”,那么所长的两百块钱就被演艺厅“吃”了。

我想:游戏该出“大”就出“大”,该出“小”就出“小”,我们演艺厅是不能作弊的,并且作为我来说还不能有不好的念头,不能在心中求。

最后游戏结果出的是“大”,我想这是一个救人的机会,我飞快地跑到我的寝室拿了七张光碟,然后向他们七人走去。

我最先发给所长,发完四位男士,然后发给女士。可是第一位女士就不接受我的光碟。我看看守所长,所长对她们说:收下、收下。三位女士才接过光碟。

三、两拳换“三退”

演艺厅门前那片广场已经被石墩围了一圈,只有两个進出口,演艺厅门前一个,广场的对面还有一个。

天刚刚黑的时候去了一辆小轿车,一下就停在我们门前那个進出口中间。再去辆车的话就進不去,从对面那个進出口進去还要绕一段路,并且这条路常常被堵,不好通过。

我立马跑过去对司机说:不能停在这,停这里就把这边堵死了。司机听了带理不理的说:就停这。说着就熄火准备下车。

这时坐在后排的三个人就对我说:“哪有你这么说话的?”说着说着就下车了,其中一个就给我两拳。见他们模样,好像是刚刚喝完酒。

我保持克制,见他们还要继续打我,我就往后退。站在不远处的另两名保安见我被打,连忙跑过去劝架。他们三人经过劝架之后不知为什么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弯,一个个跑到我面前道歉,还要请我喝酒,问我有什么要求。

我说我不喝酒,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的要求就是要求你们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原来,打我的是某村书记,另一个坐过三次牢的是团员,还一个是少先队,他们三人全都同意“三退”。

四、东北演员“三退”

演艺厅的演员来自全国各地,来来往往的主要有女歌手、男歌手、杂技、魔术、搞笑、摇滚乐、小品等演员。演员演技好、水平特别好的可留在演艺厅演出一个月左右;演技不是特别好、水平也还可以的演员、一般可留在演艺厅演出约一个星期;演技差的,一般一、两天就走人。

一天下午,演艺厅的主持人在彩排节目,那时到了一位男歌手,一问,得知他老家是东北的。我说东北好呀!他说怎么好?我说东北修炼法轮功的人多,当然就会好。他说他有事,转身上舞台与主持人谈话去了。

晚上演出前男歌手提前到演艺厅要准备准备,见他到来,我就给他讲真相。我给他讲了一会儿,他也不说话,问他是不是党员,他说是,我就劝他退党。我满以为也会象往常一样,讲一个退一个。没想到他说:“象你这种人,应该用绳子绑起来,往死里打!”说完就转身、径直往舞台后面去了。

我向内一找,自己根本就没出慈悲心,还有一种急功近利的心理。心想,等他演出完了再去讲。

那天主持人要求所有演员、包括舞蹈队人员留下来开会。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还在卸妆,就在开会前等人的时候,我看见男歌手背着个包包到了。我对他说:你问问他们在座的所有人,看还有谁没有退出党团队?说着用手指向那十多个演职人员划了一圈。

男歌手仍然站着,疑惑地问他们:你们都退了?

他们陆续地回答道:退了。我退了。我也退了。

没想到这时主持人高举拳头,喊道:“法轮大法好!”在座的人也跟着喊“法轮大法好!”可是主持人又喊了声“李洪志万岁!”,在座的人又跟着喊“李洪志万岁!”。 主持人虽然是坐着喊,却使我震撼!同时这一举动也使我大感意外,因为我从来就没要求他们这么喊过,也从来没有跟他们说过类似的事情。

男歌手见状,低声说:退,我退,我退党。

五、片警“三退”

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片警带着个人到演艺厅去找我。我问片警有何事?他问我住哪,我说我住在演艺厅。

他说这一片属他管,要登记一下,公安部有文件,说着就从文件包里拿出文件给我看。我一看是公安部的复印文件,就说:有公安部的文件我也不怕,我是炼法轮功的。接着给他们讲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是好的。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导演出来的骗人伪案。

我接着说,你来登记那是你的工作,如果涉及要我放弃信仰、或影响我修炼的条条框框,那就免谈。

他说只登记个名字,不干涉我修炼。他又问我姓什么?叫什么?我说要登记我的姓名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要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这对你们的未来有好处。

我问:你是党员吧?
他说:是。
我说:你在心里退就行了,要真心实意地退才起作用。同意退吗?
他说:同意退。

另一位同伴加入过少先队,也同意退了。整个过程才十分钟左右,围观的观众也听了真相。

我在演艺厅打工五年,到二零一二年租赁期满,老板们没有继续签合同,演艺厅就此解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