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局诱骗 中共送未婚女青年给苏共强暴(图)

2018-08-19 09:32 作者: 者行孙

手机版 正体 2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建政不久,济南政府以让年龄在18~22岁的未婚女青年上大学为由,吸引许多女青年填表、查体。
中共建政不久,济南政府以让年龄在18~22岁的未婚女青年上大学为由,吸引许多女青年填表、查体。(网络图片)

中共设局诱骗 未婚女青年遭苏共官员强暴

“我的叔父给我透露了一件藏在他心底50多年的中共与苏共狼狈为奸强暴中国妇女的事情。

那是在中共建政不久,中共山东济南政府以让年龄在18~22岁的未婚女青年上大学为由,吸引许多女青年填表、查体。然后,她们被中共官员集中起来骗至一秘密地点,让苏共官员们给强暴了。她们被强暴后,不能站立,不能行走。中共只好派人用担架把她们抬进了医院。中共还威胁这些无辜善良的受害者,不准将此事说出去,否则将会立即被枪毙,不说的可以给安排工作。”——风清,2005年4月23日

见证者披露苏军在东北暴行

事实上,从苏军进入东北,就表现出严重的放纵行为。他们不仅对战败的日本人进行抢掠施暴,对于中国的老百姓,也经常骚扰。抢东西、强奸妇女两项,造成了东北许多群众的严重恐慌。

见识过苏联红军进驻中国东北的人,都会心惊胆战心有余悸地回忆说:当年的苏联红军,老辈人称他们为“老毛子”,或者是“大鼻子”。说他们一进来,就个个都跟发了情的公猪,见到女人,就追、就奸,所以凡是暴露在他们视野下的女人,几乎是没有人能够幸免,除非你躲得远远的。

东北人民见到的“解放者”们,是这样一副形象:苏军的散兵游勇们白天就在街上乱窜,有的到处找酒喝,有的偷仓库的东西,成袋的在街上拍卖,晚上喝的醉醺醺,闯街钻巷找“玛达姆”,吓得老百姓关门闭户,都盼着他们早点走。

苏军进入东北的70多年后,作家龙应台专程到东北,采访了那些知情者,给人们提供了一些苏军强奸中国妇女暴行的细节:

“那一年冬天,二十一岁的台北人许长卿到沈阳火车站送别朋友,一转身就看到了这一幕:

沈阳车站前一个很大的广场,和我们现在的(台北)总统府前面的广场差不多。我要回去时,看见广场上有一个妇女,手牵两个孩子,背上再背一个,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拿一件草席,共五个人。有七八个苏联兵把他们围起来,不顾众目睽睽之下,先将母亲强暴,然后再对小孩施暴。那妇女背上的小孩被解下来,正在嚎啕大哭。苏联兵把他们欺负完后,叫他们躺整齐,用机关枪扫射打死他们。……”(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共产党利用权力满足淫欲成常态

不论是苏共还是中共,自建党以来,高层利用权力满足淫欲致使性关系紊乱的现象成为常态。当年轰动全中国的中共少将孪生子熊紫平、熊北平“二熊”事件中,仅据当局公布的数据,熊北平、熊紫平两人就强奸、轮奸女青年47名,裸体取乐。

署名为“福宁客”的博主曾发表博文,披露了其中一些细节:

“二熊”的父亲是熊应堂,曾经的浙江省第三号人物,湖北省黄安人。1955年,熊应堂被授予少将军衔,成为802位第一批授衔的中共自称的所谓“开国少将”之一。熊应堂从1960年起一直担任上海警备区排名第一的副司令,1965年10月,他接到由军委主席毛泽东签发的调令,赴邻省——担任驻扎浙江的解放军20军军长。

二熊年幼时随父亲在上海长大,熊应堂本身文化程度不高,根本无暇照顾和教育这两个宝贝儿子,家务基本由熊夫人管理。由于母亲的溺爱,逐渐养成了二熊娇生惯养、为所欲为的公子脾气。在学校念书期间,二熊就经常打骂同学和老师,还有扒窃行为,但学校师生慑于二熊的淫威,均敢怒不敢言。

尽管二熊恶名在外,但毕业后照样跟大多数高干子弟一样,进了部队参了军。在那个年代,参军无疑是在政治上镀金的必要阶段。由于是熊司令的儿子,二熊在部队期间几乎也是无人敢于管理,兄弟俩经常酗酒闹事、违反军纪,有恃无恐。哥哥熊北平甚至在部队服役期间就强行奸污了一个女战士。

役后,二熊分别进入杭州市重型机械厂和杭州市锅炉厂当工人。据与熊紫平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回忆,熊紫平在厂里也是无法无天,他进厂后没有一天是不迟到、不早退的。他上班只有四件事:吃饭、睡觉、耍流氓、搞破坏。还多次险些造成重大生产事故。同车间的工人纷纷议论“恶熊闯进瓜田瓜遭殃,闯进工厂人遭殃”。

后来确认的事实表明,从1974年5月至1978年8月的这四年间里,熊紫平、熊北平纠结马少华、钱永明等14人,先后将140余名女青年骗至熊家,其中66人被奸污,20人遭猥亵,内有在校学生、青年女工、教师甚至现役女军人。仅熊北平、熊紫平两人就强奸、轮奸女青年47名,裸体取乐、猥亵10名。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