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如果时间可以重来 你会改变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今年五十五岁,男,欧洲白人。我的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母亲是一位药剂师。我们是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尽管如此,我的生活并不典型。

一件伟大的事

从我小时候感觉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探险家。我的第一个发现是科学:小时候在学校,我订阅了科学杂志,并进行科学实验和组装电子设备。我可以一个人花好几个小时学习和计划如何解决问题,完全集中在我的事上。我非常热爱科学,我的家人相信我会像我父亲一样成为一名科学家。但我没有。我在科学里没有找到我要的东西。

之后我很想用写作表达自己。我给和我亲近的人写特别的信或诗。作为青少年,我觉得我可以唱我的诗,于是我组成了一支乐团。我成为一个摇滚乐团队的领头 ——我主唱和弹低音吉他。在我二十出头的时候,我是一个聪明,不轻易妥协,英俊的小伙子,拥有独特的世界观。这一切都反映在我的音乐中,那些有机会听的人都会爱上它。我极有潜力成为摇滚明星,但我没有。

在军队服义务兵役期间,我没有花太多时间与其他人在一起,他们觉得我很奇怪。每周一个下午,军人允许放假出军营,其他的人都会利用这段时间去找乐子 ——喝酒,找女孩子。我用我的假去公共图书馆。每个星期我都会带一大堆书回宿舍。只要不值班,我会拼了命似的读书。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写自己的书。在我服完兵役之前,我写了我的第一部小说,那年我十九岁。

回家后,我继续写作并同时玩音乐。别人觉得好玩的事我都觉得很无聊,当我的朋友在享受生活时,我努力的实现我的梦想。我觉得我必须做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些伟大的事情,我会震惊世界的事。我也知道我必须专注于那件事才能有伟大的成就。因此我放弃了我的音乐生涯,解散了乐队而专注于写作。也许我有成为名作家的条件,但我从未成名。

我二十四岁时坠入了爱河。我之前没有多少恋爱经验,但我马上知道她就是我的另一半。我们结婚了并生了两个小孩。

之后我不得不放弃我的梦想。我无私地为了她放弃一切:这些年的写作、作曲及明星梦。我成了一个普通人,作普通的工作,生活在爱与恨,恐惧与兴奋之间,活在了生活的当下,而不是永恒。

当你为了现实生活而活时,时间过得飞快。孩子们长大,我们变老。我从年轻时几乎是一个僧侣的人变成一个世俗的人。世界上的一切都会影响着我,难道不是吗?不公不义与不自由的事让我伤心透了,而我却无力改变任何事,我必须日复一日痛苦忍受。我变得尖锐、不平衡、愤怒,我永远只看到每个人每件事的错误和不好的一面。那样的生活并不好过。

然后我突然开始想:我怎么会放弃梦想的,我在哪里丢失了他们?到底我很特别吗,还是这一切只是我的想象?我决定再尝试一次实现我的梦想!

在我四十岁的时候,我完成了我的第二部小说。它被一个大出版商出版,而且终于为我带来了我所一直渴望的认同感。我认为这是我能改变世界最后的机会,所以我继续疯狂写作。

在四十三岁时我的第三部小说出版了。我开始写剧本,一个,二个。我非常忙碌,但是当我的视线离开键盘时,看到的世界并没有变好。人为了小利而发动战争;兄弟变成敌人;警察被视为最大的罪犯,而堕落者被像圣人崇拜着;到处都充满着憎恨,谎言和欺骗。目的是什么?到底为什么我在这里?

我现在五十五岁,我现在的人生一帆风顺。我的人生目的和意义完全不同了。我怎么改变的哪?让我慢慢道来。

何谓修炼?

在中国古代,人们称修身养性为“修炼”。那么,什么是修身养性呢?西方文化知道提高心性,这一般是在宗教中:一个人试图按照宗教的原则行事,试着悔改并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并祈祷希望因此上帝接你到更好的地方。许多宗教是在基督前后引入西方的。同时也有很多不属于宗教修炼方式,但都不是修炼——没有同时修养身心。

在东方,有各种各样的修炼方式。例如印度的各种瑜伽,或中国的气功、武术。人们往往认为武术是为了与敌人作战或为了自卫。如果那是真的,为什么要在修道院里练习呢?你需要在山顶的修道院守护谁?其实,这是因为它是修炼的方式,过去的修炼者会远离世俗孤独地修炼。

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大部分的修炼方式在历史上的口传心授中失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它的真实内涵。太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众所周知,明朝时期的张三丰传出了太极的动作,但太极的真实内涵没有留下一个字。所以,今天很多人练的太极是真正的修炼吗?我不认为。现代人将其作为一种健身的方法,而无法达到修养身心的目标。他们甚至不知道太极是用来做什么的。

至少这是我从过去十三年的修炼中学到的,这个修炼方法是所有方法中唯一保有它原始、纯净的动作形式和内涵的。在中国,它相当有名,但在国外不是。那么我是怎么得知这个特殊的修炼方法,怎么偶然发现它的呢?

最大的发现

有一天我在欧洲的一个旅游之都做生意,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那里举行了一个重要的政治会议,城市被严密封锁。直升机在上空飞行,游客沿着狭窄的街道行走。在这些骚动中,一件特别的事引起我的注意。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坐在旅游景点旁边,远离喧嚣,双腿盘坐,闭着眼睛。他脸上的表情平静祥和,他似乎并不介意摄氏零下二十度的气温和街上的纷扰。他像坐在蛋壳里一样。我的目光被他紧紧抓住。

他的朋友走近我,从他口中我得知有一大群人在中国遭受迫害——数千万人——因为做了同样的打坐方式。这些人炼的是法轮功,又叫法轮大法。你听说过吗?它非常古老,历史上一直是走师徒单传的方式,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它被公开传出并在中国迅速传播开来。一九九九年,中国共产党害怕它的人气大于自己,所以中共镇压它。此后许多人在中国因迫害身亡,许多人遭到严重迫害。出于这个原因,国外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和平的方式把这件事公诸于世,包括功法演示。

我第一次听到这些资讯。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从不对任何精神层面的事物感兴趣,但作为世俗的人,我确实关心人权问题。我感谢他们提供的资讯并高兴地接受了传单。

但在接下来的二年里,我没有看那张传单。人们说人总是在生活中奔忙,我的时间花在我家人的紧急情况:我的妻子怀疑她得了重病,她去做体检,结果令人震惊:她被告知是末期肺癌。她的父亲死于同一种疾病,我们知道西医无法治愈。那时我想起了修炼这件事,他们不是提到在中国有很多人的重病通过修炼而痊愈了?这种修炼方法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很幸运在抽屉里找到了我收藏的法轮大法的传单。我和太太一起学习炼功动作并开始修炼。

同时我开始阅读法轮大法书籍。我完全震惊了。它并不是那种故作玄虚,刻意把真正意思隐藏在模糊的文字背后,好让作者造成很有知识的形像。它是直接而简单的,用现代语言直言,并有科学事物佐证。我非常兴奋,这就像在阅读一部推理小说,一气读到最后想找出凶手是谁。我一夜之间读完了整本书。

我对世界的看法立即开阔了。我对当时的感受记忆犹新:世界并不局限在这个叫做地球的小尘埃;围绕它的空间不是冰冷,黑暗,不友善的空间——它是高级生命的家。他们的本性是真善忍。他们层次越高,就会更加慈悲。

浩瀚的宇宙体,包括无数的行星、恒星、星系和真空,以及相关的现象,如黑洞和白矮星,都处于完美谐调的状态。我该如何调整自己形成像宇宙一样的协调状态呢?通过这个伟大的修炼方法,就是这样!

我们开始修炼一个月后,我的妻子发现医院测试结果是错误的。她很健康,不需要修炼。她停止了,我则一直炼到现在。

再也不需逃避什么

修炼后,现在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通过修炼,我获得了:(一)无比的健康;(二)即使在青少年时期也没有过的充沛精力;(三)在任何危机下都可以放松心情的解决问题,加上(四)对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宇宙现象的理解,以及(五)通晓从古至今的哲学家们所渴望解决的问题的答案。你认识的人中有人声称拥有这些吗?我想除非他在说疯话。但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非常理性而且很踏实。我曾经是一个梦想家,但我不再只是做梦了。

我的生活很简单。我每天早上炼功九十~一百二十分钟:这样可以净化我的头脑和身体,这比晚上睡觉更让我放松。因为当你睡觉的时候,你的脑细胞仍然活跃,但是当你打坐时,你的杂念会消失。

我也花几小时学法,这帮助我从修炼角度看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事情。其余时间,我就像其他人一样——工作和与家人共度时光。

真正让我的生活变得简单的是没有需求的欲望。例如,以前的生活里,当夏天到来时,我就会突然有想逃离城市的欲望,并定各种旅行计划要去海边或山区:我想要自由。但是大多数计划由于缺乏时间、金钱或其它因素而无法实现。这让我变得更加紧张,失望和沮丧。

现在我不需要逃避任何事,无论我在哪里,我都很好。无论如何我都感到自由。真正的自由是买不到也赢不来,只能透过修炼得到。自由是没有执着,这就是所有真正修炼方法的真谛。无论是耶稣、佛陀、孔子的门徒,无论是东方的武术家,还是西方的炼金术士和僧侣、骑士,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目标:摆脱欲望、恐惧、主观意见、野心,也就是说,摆脱执着,也可以理解成摆脱自我,自我是一个人最大的负担。

马上做

日复一日,我越觉得我在街上看见那个在打坐的大法学员的那一瞬间有多珍贵。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学员,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觉得我认识他,因为现在我只要有时间也会那么做。原因是,当你拥有如此宝贵的东西,它能减轻你负担的方式时, 你怎么能不与其他人分享这个好消息?

道家的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1]

现在我对过去的自己有了更好的理解,对我过去对科学、文学、音乐的探索也是。尽管我从未成为科学家、音乐家或著名作家,但这些都是我的道路上的一块块垫脚石,没有它们,我无法成为现在的我。

如果时间能倒流,如果我有能力改变事情,我会让它们保持原样,除了一件事,那就是法轮大法的传单藏在我的抽屉里放了二年的事,现在我知道了时间有多么珍贵,我对失去的二年感到遗憾。如果时间能倒流,我会毫不犹豫的当时就加入那个打坐人的行列。

今天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探险家。对于修炼的探索,你不需要离开自己的书房。这并不意味它不像探索世界那么冒险,有时候修炼更艰难。试图在这条路上探索的人,最终可能会找到比他当初所希冀的更伟大的东西。

我想补充一点,以上是我在现有层次上对法轮大法的理解和领悟。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