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拉病毒来势汹汹,或将演变成全球危机

2014-08-17 10:36 作者: 伍凡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4年08月17日讯】伊波拉病毒是什么?

绝大多数病毒都呈颗粒状,而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EBV)呈长短不一的线状体,直径70~90nm,长0.5~1400nm,内1含直径40nm的内螺旋壳体,大多呈分枝形。

伊波拉病毒可侵袭哺乳动物体内多种组织细胞,例如巨噬细胞、纤维原细胞、内皮细胞、肝细胞、肾细胞和肾上腺皮质细胞等,并造成脏器坏死和组织糜烂出血。

伊波拉病毒是一种泛嗜性的病毒,可侵犯各系统器官,尤以肝、脾损害为重。

实验人员发现,感染病毒后的蝙蝠一般不会死亡,因此推断其传染源为带有病毒的蝙蝠及蝙蝠的排泄物。但这只是推测,是否为蝙蝠还有待确定。

伊波拉病毒通过患者的血液、唾液、汗液、分泌物及排泄物,经皮肤、呼吸道或结膜等感染。也可通过气溶胶和性接触传播。发病无明显的季节性,人群普遍易感,无性别差异。被感染者的1毫升血液中含有1万至100万个伊波拉病毒,哪怕是咳嗽喷出的一点唾液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上一次流行中,7位患者就是由于参加葬礼时共用同一盆水洗手而染病的。伊波拉病毒被列为生物安全第四级病毒,也同时被视为是生物恐怖主义的工具之一。

伊波拉病毒可导致博拉病毒出血热,人一旦罹患此病可能致死。它包含数种不同程度的症状,包括恶心、呕吐、腹泻、肤色改变、全身酸痛、体内出血、体外出血、发烧等,感染者症状与同为纤维病毒科的马尔堡病毒极为相似。具有50%至90%的致死率,致死原因主要为中风、心肌梗死、低血容量休克或多发性器官衰竭。

早期,伊波拉出血热表现为头痛、轻度目眩等与感冒相似的症状,容易被误诊。死亡前3天左右,患者全身高烧颤抖,持续性呕吐越来越厉害。死亡前1天,人体胶原开始溶解,皮下组织溶化,皮肤与人体剥离,全身脏器和体表出血,全身痉挛,死在血泊之中。

2000年10月14日,东非乌干达北部最贫穷最偏僻的古卢区、“拉科尔医院”特护病房内,因一直照顾“夺命发烧”病人而受传染的3名实习女护士正在病床上挣扎。随着病人痛苦的呻吟,一团团污血顺着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肛门往外涌,主治医生急得团团乱转。

现状:伊波拉来势汹汹近千人亡 严峻疫情或成全球危机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8日报道,西非伊波拉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逼近1,000, 世界卫生组织(WHO)8月6日在日内瓦召开紧急会议,就非洲西部伊波拉病毒流行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是否将这次爆发定为全球危机。
自上世纪70年代首次发现伊波拉病毒以来,此次西非爆发的疫情是最严重的。

伊波拉病毒目前已经导致1,000多人死亡。

这次伊波拉疫情今年稍早时始于西非的几内亚,随即蔓延到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尼日利亚。

这种病毒最早于1976年在现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发现,以当地一条河流命名;那次伊波拉爆发有三分之二患者丧生。

尼日利亚日前才出现首宗可能是透过国际航班传播伊波拉病毒的病例。病患为40多岁尼日利亚财政部顾问索耶(Patrick Sawyer),7月20日从利比里亚飞回尼日利亚首都拉哥斯时,突然发病,出现呕吐和腹泻症状,5日后不治。

8月4日,美国纽约西奈山医院负责人称,一名曾前往西非国家的男子正在接受伊波拉病毒测试。

来自设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援助组织的两名传教士,在利比里亚的一个诊所工作时与伊波拉病患接触,感染了致命的伊波拉病毒。

香港出现首宗伊波拉病毒怀疑感染个案,患者是一名32岁尼日利亚男子。虽然患者血液样本初步化验对伊波拉病毒呈阴性反应,但仍然对香港防疫工作拉响警报。

香港还需防范伊波拉病毒由广州传入。目前广州约有10万非洲人口,当中不少正是来自尼日利亚、几内亚、利比里亚等此轮伊波拉疫情的高发区。广州与香港人口流动频繁,若然在广州的非洲裔人士感染伊波拉病毒,由他们将病毒传到香港的风险就会大大提升,香港须保持警觉。

中国目前担心,伊波拉病毒可能会袭击广州。这种担忧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是因为广州有大量非洲移民,这些人中很多是来自尼日利亚和其他西非国家的商人。

很难统计广州地区非洲人的精确人量,因为许多人只是暂时停留,较低的估计人数在1万,较高的估计则有20万。根据《中国日报》统计,每天从非洲飞抵白云机场的游客超过1,000人。

预估今年秋冬中国有可能会听到感染信息和发生问题。

伊波拉来势汹汹,现在又出现另一个威胁,可能使危机加重。雨季的降临往往也是疟疾的高发期,塞拉利昂卫生官员指出,当地人现在对收治伊波拉病患的医院避而远之,所以即使感染了疟疾也避免求医,这恐怕将导致疟疾传播得更快。

伊波拉尚无“克星”

权威病毒学专家、英国华威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安德鲁•伊斯顿教授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伊波拉病毒缺乏有效的可供研究的疫苗标本,因此,研发疫苗要数年才能实现。

据了解,伊波拉被列为生物安全第四级病毒,指的是在实验室里进行分离、实验微生物组织结构时安全隔离分级的最高等级。第四级病毒给人类造成致命的疾病,并且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不可救治,同列为第四级病毒的还有艾滋病病毒、拉沙病毒等。

而中国唯一一个四级实验室在武汉,目前尚未建成。

“同时还要严密控制病毒泄露的可能性,客观上限制了对此病毒及疫苗开展广泛研究的可能性。另外,由于病毒的高危险性,各国实验室要获得此病毒并进行研究的可能性较小。”

伊波拉疫苗与有效药物尚未能研发受到市场与疫情分布区域的影响。

“根据疫苗开发和生产工艺的难易程度,一般病毒疫苗的开发要耗时8~10年,何况伊波拉病毒。”

但是,在伊波拉病毒看似无“敌手”之时,迫于紧急的形势,美国卫生部用仅做过动物实验的新药Zmapp在两名感染伊波拉病毒的患者身上开展了临床实验,取得了较乐观的结果。

美国曾将Zmapp用于治疗两名感染病毒的救援人员。

感染伊波拉病毒的肯特•布兰特利博士和南希•怀特博尔德医生在接受美国一家制药公司研发的新药治疗后,病情已经好转,而之前布兰特利博士的病情已经恶化出现呼吸困难。

世卫组织同意使用伊波拉药物治疗,世界卫生组织说,可以使用一种未经测试且正处于实验阶段的药物为感染伊波拉病毒的患者治疗。

世卫组织说,鉴于伊波拉病毒爆发的规模以及导致的死亡人数,可以这样做。

在利比里亚感染伊波拉的两名美国慈善工作者回国后接受了一种试验性药物的治疗,病情出现好转。可是,这种名为ZMapp的药物还很难大量生产。

Zmapp主要是由多种抗生素组成,它可以攻击伊波拉病毒表面的蛋白质。

感染伊波拉病毒的肯特•布兰特利博士和南希•怀特博尔德医生在接受美国一家制药公司研发的新药治疗后,病情已经好转,而之前布兰特利博士的病情已经恶化出现呼吸困难。

这种名为ZMapp的药物是一种单克隆抗体,在此次使用之前,仅在9只猴子身上进行过非常有限的试验。

这不是一个正规的临床试验,而是FDA、美国国立卫生院、Mapp生物制药有限公司(ZMapp生产者)以及美国军方负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分支机构防务威胁缓解委员会联合决定的一个“非常规试验”。

美国正全力加快速度研发Mapp和其定药物到抑制和阻击伊波拉病毒的扩散和传播。

为什么人类社会现在出现一些人类无法防御和医治的疾病。

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

首先,人类社会起了变化,人类大肄破坏生存环境,空气、水源、土壤被严重污染,食品饮水毒化。加之,人心贪婪,道德败坏,人身对病毒和细菌抵抗力下降。人应生活在中国道家的“天人合一” 的环境中才能加强人体抵抗能力。

另外,这是因为宇宙在变化,太阳在变化,黑子、磁爆和太阳风吹向地球,而地球的磁场也在变化,加之地球本身在持续暖化,这就出现了许许多多本次人类社会从未有过的病毒和细菌。这可以理解为宇宙和上苍在惩罚人类。

(有删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